熟女教師

我是個懶人,總是喜歡睡覺,但是第二天還是會感覺睏,去醫院檢查問我是怎麼回事,醫生只說是神經衰弱,然後給我開了些藥就把我打發回來了,我記得神經衰弱好像會失眠,怎麼我這麼想睡覺居然同失眠是同一個病?

就是因為我這人好睡覺,所以平時總是睏,一天到晚哈欠連天,精神委靡,有點像是犯了煙癮吸毒的。每天都睏精神肯定不好,精神不好就容易倒黴,所以我出了點小小的事情。

我以前在一個公司做司機,公司不是很大,只有那麼兩輛車,但是領導卻很多,所以我的車誰都拉。正趕上那天出事情,我拉的是經理。

我們開車去一家貨運公司聯繫業務,結果才到門口,裡面就衝出一個人來。那人赤裸著上身,我沒有看見他,他也沒有看見我,我們的車同那個人來了一個親密接觸。與其說是我撞他,不如說是他主動來找我。他那天跑的很快,被我的車撞得飛了起來,最後落到了車頂上,就像香港電影裡的鬼片一樣,他的血沿著車窗流了下來。

經理差點嚇暈了,坐在車裡不敢出來,讓我出去報警,順便那個傢夥從車上弄下來,看死還是沒死。我當時到是不怎麼害怕,走了出來,把手放在那傢夥正在流血的鼻子下試探一下,發現還有呼吸,於是立刻拿出手機打了110,很快110的警車還有一輛救護車都趕來了。

但是由於圍觀的人太多,救護車根本就進不來,只好派兩個醫生抬著擔架進來。也該著撞我車那傢夥倒黴,兩個醫生抬著擔架正往救護車上走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因為剎車失靈奔他們衝了過來,正好撞在兩醫生之間的擔架上。

後來聽說那人死了,被撞了兩回還活著那才是奇蹟。我從貨運公司那聽說,被撞的傢夥叫王沖,王沖?亡蟲?這名字起的那麼差。他是個刑滿釋放的犯人,因為在公司調戲女職工被老闆撞見,他嚇的逃跑了,那只有說他倒黴了。本來名字就差,又在老闆面前調戲人,真是夠蠢的了。

正是因為這件事情,生意沒有談成,我成了罪魁禍首,老闆給我發了三個月的工資然後把我給辭了,我也沒有什麼話說,只能說是我不走運。

現在這社會工作不好找啊,我沒有什麼本事,只會開車,車開的也是二流水平,也不知道找什麼工作才好。於是就在家裡呆著,沒有事的時候出去和朋友一起唱唱歌、跳跳舞、嫖嫖妓、洗洗澡,很快我那三個月的工資就沒了。

老媽看我這樣天天都沒事做,就託人給我找了個工作。在一所中學當宿管老師,每個月工資不到一千,但是包吃包住。平時就是坐在值班室裡看著那些進出的學生,有不帶校徽的問一下,所以很清閒,只可惜我管的不是女生宿捨。

我是這個宿捨裡的樓長,手下還有幾個才分配來不久的管理人員。他們都是大學畢業一時找不到工作,就先勉強做個宿管老師,等過一段時間再出去找好工作,他們管這叫:騎驢找馬。

老實說我還是比較討厭學校的,因為我上學那時候老師對我不是很好,同學之間到是還可以。做了一段時間的樓長後,我被調到了教學樓做樓長,手下有幾個人,兩個負責衛生的,兩個負責保衛工作的,還有幾個負責日常零活的。

做教學樓的樓長必須起得早,因為早上六點左右就會有學生來上自習,你還要睡得晚,晚上總會有學生上自習或者老師處理作業到很晚。我平時沒有什麼事情,早上開開大門,晚上負責鎖門,然後四處巡視一下,工資比在宿捨樓那裡要高一點。

早上起床確實是一件比較苦難的事情,再加上我正在做春夢,但是沒辦法,為了工作還是起來吧。我揉了揉眼睛從床上起來,穿上衣服,然後拿著一大把的鑰匙走出去把教學樓的大門打開。

早上的空氣不錯啊,我站在門口伸了個懶腰,本來打算回房間睡覺的,但是當我看見迎面跑來的人後我就睡不著了。

「張師傅,早啊。」那人跑到我面前說。

「早,馬老師。」我說。

她說完就向後操場跑去,她是這學校裡的體育老師,大概有30歲左右。不知道為什麼還沒有結婚,住在學校的教師公寓,每天的這個時候都出來跑步,她人長的不錯,睫毛很長,皮膚微黑,大概是經常在室外上課的緣故吧,一條馬尾辮在腦後甩動。

我最喜歡就是她跑步的樣子,一雙豐滿的乳房在胸前作著半橢圓形的運動,每次一看見她,我的眼睛就隨著她的乳房一起運動。但我也有不喜歡她的地方,那就是她每次見到我都管我叫師傅,我今年還不到30呢,就做了師傅。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漱後出去吃了點東西,等我回到值班室的時候,我手下的幾個都已經到了。大家正在那裡聊的起勁呢,一看到我來了,他們一起衝我打招呼。我們平時在一起工作的時候很隨便,所以大家也就沒有什麼忌諱,有什麼說什麼。

「張哥,才起來呢。」負責清潔的一個女工說。

「早起來了,吃飯去了。你們在說什麼呢?」我問。

「還能說什麼啊,當然是這些老師了。」負責保安工作的小劉說,他和我年紀差不多大,我們關係最好。

「老師怎麼了?」我問。

「嗨!這年頭哪還有好老師啊,就拿咱們校長來說吧,都40多歲了,孩子老大了還每天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跳舞呢,我就看到幾回了。」小劉說。

「你沒看錯吧。」我問。

「當然沒了,跳的還不錯呢,可惜很少有男人主動找她跳舞的。」他說。

「那也是,誰願意找一個可以做自己媽媽的人跳舞啊,而且現在大家跳舞都是有目的的。」我說。

「張哥說得對,校長的丈夫都死了幾年了,她一個人不寂寞才怪。」清潔女工說。

「是啊。」小劉附和道。

這我沒有聽說過,到是個有用的情報,拿來研究一下,我立刻把這情報牢記下來。

「不止是校長,體育組那幾個女老師沒有幾個好人了。」小劉又說。

「大家是好朋友,說說就可以了,別在其他人面前亂說啊。」我說。

「這個自然。」

很快我們一起工作的人都來了,大家聊的熱火朝天的,到了8點鐘的上課鈴響了,我們開始了各自的工作。

白天的工作比較無聊,不過今天還可以,因為體育組的女老師都有體育課,我在房間裡就可以看到她們上課的樣子。看來看去,那個馬老師最為風騷,乳房比別人的都大,但是屁股看上去很結實,只是沒有什麼肉感,不知道如果把我的陰莖夾住會是什麼滋味,不管那結實的屁股,單是那對乳房已經足夠令我的陰莖堅硬無比了。

一天的工作就要結束了,我看了看牆上的鐘已經是十一點十五分了,是該到關門清人的時候了,我拿起手電按樓層巡視起來。

不知道怎麼搞的,我越走越覺得興奮,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已經很晚了,各班的學生走的都差不多了,剩下幾個在自習的也是一身疲倦,我慢慢的走到了四樓,這裡是管理階層的地方,平時很少有學生來,來了就代表他有麻煩了。

當我走到教務處的時候,我聽到裡面不同尋常的聲音,那種聲音我很熟悉,是我每次去叫雞的時候,把小姐幹的欲仙欲死的聲音。

「不會吧,難道有免費的A片。」我抬起腳,從門上的小窗戶向裡看去,裡面是主任辦公室,其他的我沒有看清楚,我只看清楚了兩具交織在一起的赤裸的身體。男的有點禿頂,是教務處主任,姓王,女的不是別人,一雙大乳房出賣了她的的身份,她就是馬老師。

馬老師坐在主任的懷裡,主任的陰莖正賣力的在她的雙腿之間出入,馬老師緊緊的摟著主任的頭,主任一邊抽插一邊玩弄著一只紅紅的乳頭。

「他媽的,那對乳房本來應該是我的,居然被你佔了先。」我小聲的自言自語。

「啊∼∼啊∼∼∼好舒服,主任∼∼用力∼∼用力∼∼」平時看著就很騷的馬老師,在這個時候更是騷的可怕,嘴裡說的話與她的教師身份根本就不相符。

「小馬,你∼∼你這裡真舒服∼∼」主任用力的抽動著,嘴裡也在嘟囔著。他的身體上長著一些黑色的疙瘩,手上腳上都是,看起來很噁心,就像有性病一樣。

「主任∼∼我∼∼我提幹的事情∼∼∼就∼∼就拜託你了∼∼」馬老師前後左右的晃動著腰說。

「放心∼∼∼我一定一定提拔你當副主任∼∼∼」主任說著,張嘴咬住了其中的一顆乳頭,噁心的吧唧著,口水都流了出來。

我在外面聽的慾火焚身,陰莖死死的頂著褲子,我把手伸到褲子裡抓住陰莖一通套弄,眼睛卻一直盯著裡面那火熱的場景。

「我∼∼我要射了∼∼∼」主任說射就射,他叫了一聲然後停止了動作,頭靠在馬老師的乳房上,在那裡喘著粗氣。

「主任,不要忘了我的事啊。」馬老師一臉淫蕩的樣子沖主任說,還把他的一隻手握住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知∼∼知道!」主任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馬老師從主任的身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一邊,衝著門分開了雙腿,然後雙手分開陰唇,乳白色的精液拖著長長的尾巴從陰道裡流了出來。她居然沒有陰毛啊,是白虎,豐潤的陰部看的我直流口水。

我看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從陰莖裡狂噴出來。我立刻把手拉了出來,一手全是精液,我聞了聞那微腥的味道,然後飛快的跑下樓回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我想著馬老師的樣子,陰莖又硬了起來,要把她弄到手好像不太難。只要有一定的地位,看樣子她是個為了自己的前途,可以出賣身體的女人。如果這樣的話,我必須要有同教務處主任相同的地位。

我忽然想到了我們的那個校長,如果把她俘虜了,然後再通過她去搞定馬老師,好,就是這樣,我在心裡開始謀劃了行動計劃。

第二天晚上,我將工作交給了別人,然後自己同小劉一起到了他經常去的舞廳,然後我們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看,她已經到了。」小劉指著旁邊一個位置說。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見了一個女人,穿的很花俏。仔細一看,果然依稀看到了校長的樣子,只是她的頭髮捲了些,皮膚好像擦的很白,戴著一副黑框眼鏡。

舞廳這時候正在放著悠閒的舞曲,大家都同舞伴在一起跳舞,校長孤零零的坐在那裡,看著舞池中的人。

我站起來走了過去。

「可以請你跳舞嗎?」我伸出了手。

「好啊,啊?是你。」校長認出我了,但還是伸出了手,我們拉著手走進了舞池。

「校長?我差點認不出你了,你漂亮很多啊。」我開始我的進攻。

「呵呵,小張你經常來嗎?」她的手搭在我的肩上,熟練的走著舞步。

「不常來,你呢?」我問。

「我也不常來,只是偶爾來一次。」她明顯是在撒謊。

我們一起跳了很長時間,一邊跳一邊聊天,我的手開始是摟著她的腰的,慢慢的就挪到了她的臀上,她開始也是離我有一段距離,慢慢的我們的身體貼在了一起。

正在我們慢慢的纏綿的時候,快節奏的舞曲響了起來,原來是蹦的的時間到了,我們拉著手走了下來,然後叫了點喝的東西。

「小張,你今天沒事做嗎?」她問。

「我最近有點累,朋友叫我一起出來散心,我把工作讓別人代我做了。」我說。

「你們年輕人就應該多運動運動啊。」她說。

「校長說哪裡話,你也不老啊,有時間我找你一起來啊。」我試探性的說。

「好啊。」她很爽快的同意了。

校長姓李,今年有43了,丈夫因病去世,給她留了一個女兒。她在教育部門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校長的位置坐得很穩,而且還是學校的黨委書記。她長的不是很難看,只是一副大眼鏡把她的魅力都擋住了,胸雖然不像馬老師那樣豐滿得可以上下跳動,但是也不錯,很堅挺,臀很圓,尤其是今天她穿的這麼花俏。

我們又跳了幾隻曲子後才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不會是想把校長搞定吧。」小劉問。

「嘿嘿,這是機密。」我說。

那天過後,校長對我的態度改變了不少,以前每次見面都是我主動打招呼,現在是她主動招呼我。我們的工資也長了幾塊,作為回報,我也請她出去跳了幾次舞。

「小張,我辦公室的玻璃有點髒了,等下你過來幫我擦一下好嗎?」今天一早,校長就到我這裡對我說。

「好的,今天您有事情嗎?如果辦公室人多的話我擔心會耽誤您辦事。」我說。

「沒關係,今天沒什麼大事情,等一下你過來好了。」她說完又同我聊了幾句後便走了。

她走後,我立刻換上背心和短褲,然後隨便找了一塊抹布和一個桶,就奔她的辦公室去了。

「怎麼就你自己啊?」校長問。

「其他的人都有工作,所以我只有自己來了。先從哪裡擦啊。」我問。

「先擦那塊高的好了。」校長指著窗戶說。

我拿著水桶上了窗臺,然後裝模做樣的擦了起來。校長站在下面盯著我看,我只穿了一條短褲,連內褲都沒穿。我故意向她顯擺一下我還算可以的肌肉,和鼓起的下體。她果然被我的樣子吸引了,雖然表面上在辦公桌上收拾東西,但是眼睛卻不時的向我這邊看,還藉故走過來問我要不要幫忙。

「校長,麻煩你把抹布幫我擰一下好嗎?我不方便下去。」我說。

「好的。」她接過我的抹布然後幫我在盆裡洗了一下,擰幹後又遞給了我。

我接過抹布繼續擦著玻璃,大腦裡卻想著怎麼樣可以把她弄到手,這麼好的機會浪費不得。我看著窗臺上盛髒水的桶,然後假裝不留神把桶踢了出去。

「啊!」校長叫了一聲,因為桶裡的水有的灑到了她的臉上,我立刻從窗臺上跳了下來,然後走到她跟前。

「對不起校長,我沒注意。」我立刻拿起門後的手巾幫她擦著身上以及臉上的水,手趁機在她的胸上抓了幾把。

「沒事∼∼」校長說著把眼鏡摘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啊。」當我看到校長摘下眼鏡樣子的時候吃了一驚,她的樣子還算漂亮,平時看她的時候,不是戴眼鏡就是在舞廳裡,根本看不清楚。這次不一樣了,離得近而且是在白天。她今天穿了一套職業裝,灰色的短袖上衣加上一條不過膝的裙子,把她的形態全部顯示出來了。

「你∼∼∼」校長好像發現了什麼,立刻準備戴上眼鏡,我立刻抓住了她的手。

「別,其實∼∼你不戴眼鏡的時候很漂亮。」我說。

她沒有說什麼,手象徵性的舞動幾下後就不動了,然後低著頭不敢看我。

我的嘴唇慢慢的向她靠過去,就在接觸到她嘴唇的瞬間,她把手擋在我們嘴唇之間。

「門……門沒有關好。」她輕聲的說。

我飛快的跑了過去把門關上,然後反鎖好。

當我再次親吻她的嘴唇的時候她沒有拒絕而是主動的迎合我,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我吮吸著她的嘴唇,舌頭在她的口中輕輕的挑逗著。

她的手在我的後背上摸著我還算強壯的肌肉,然後慢慢的滑到了我的前面,主動的隔著短褲握住了我的陰莖。

既然她都這麼主動了,我也不客氣了。我的手從她的衣服裡塞了進去,在她的乳罩上用力的揉著,我的嘴唇用力地夾住她的下唇,另一隻手已經拉開了她裙子的拉鍊。

我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放倒在桌子上,把她的上衣也解開,當我拉掉她的乳罩的時候一對活潑可愛的乳房在我眼前頑皮的跳動著,我立刻抓住它們,然後用嘴唇用力的吮吸起來。

校長輕聲哼著,手伸到我短褲裡面抓住了我的陰莖,手指玩弄著我的龜頭。

我跳到桌子上,用陰莖抽打著校長的嘴唇。她立刻抓住我的陰莖,然後伸出舌頭舔著我的睪丸,溫暖的舌頭在我的睪丸上四處遊走,順便將我的肛門也舔了一遍。真是舒服,她最後仰著頭將我的陰莖含在口中開始吮吸起來。

「嗯∼∼嗯∼∼∼」她一邊吮吸一邊發出了滿意的呻吟聲,另一隻手在自己的雙腿之間玩弄著。

我乾脆壓在她的身上,我們成了69姿勢,好在她的辦公桌夠大,我趴在她的雙腿之間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她居然穿著連褲襪,我隔著襪子用力的在她的陰部聞著。

「小張∼∼來吧∼∼我∼∼我受不了了。」校長鬆開我的陰莖說。

我此時也快受不了了,於是我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她也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然後背對著我把裙子撩了起來,我蹲下身來用力的將她的連褲襪扯開了一個洞,然後伸手進去在她的內褲上摸了兩把。

校長自己把連褲襪同內褲一起拉了下來,然後雙手扶在桌子上。

我欣賞著她的陰部,真是有意思,她的陰道口好像有點偏右,整個陰戶都有點扭曲,不是很多的陰毛呈倒三角形在她的恥丘上。兩片發黑的陰唇好像沒有什麼精神一樣,縮在一旁皺巴巴的。我伸出舌頭在它上面舔了舔,一股奇怪的味道鑽入我的鼻孔,刺激著我的大腦,這味道讓我感覺我是個野獸,我立刻張口吮吸著她的陰蒂。

「啊∼∼啊∼∼∼用力∼∼∼」校長伏在桌子上用力的向後頂,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裡用力的攪動著。

校長的手伸到自己的肛門,手指用力的向裡插,我拉住她的手指然後放在口裡吮吸著。

「我要進來了啊。」我說著站了起來,從短褲中拉出了已經硬了許久的陰莖頂在她的陰蒂上摩擦著。

「快點。」她左右的擺動著屁股。

我抱著她的腰用力的一頂,陰莖衝了進去,但是龜頭只衝到一半就被卡住。她的陰道位置同別人的不一樣,所以我才會有如此的遭遇。於是我慢慢的前後摸索著,過了半天才找到正確的路徑,於是猛的全根進入。

好舒服,我沒有想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的陰道還能給我帶來如此的刺激,我用力的抽動起來。

「啊∼∼∼啊∼∼啊∼∼∼∼」她輕聲的叫著,身體弓了起來,屁股緊緊的頂著我的下體,我把手放在前面抓住她前後亂晃的兩個乳房。

「咚∼咚∼李校長,在嗎?」正在我們做的爽的時候有人敲門。

 

 

 

 

 

 

 

 

 

 

 

(下)

「啊,不好。」校長聽見敲門聲後就要起來穿衣服,我立刻製止住她。

「不要著急,你不去開門的話他會走的,你如果現在穿衣服去開門,被他看見我們兩個不就麻煩了嗎。」我趴在她的耳邊小聲的說。

她點了點頭,然後靜靜的伏在桌子上,但是從她緊繃的肌肉可以看出她還是很緊張的,畢竟如果被人發現一個校長正在同一個樓管做愛那也是個大新聞啊。

「李校長∼∼」外面那人還在喊,我仔細一聽聽出來了,那是教務處主任的聲音,他一邊喊一邊敲門,真是堅持不懈啊。但是我們就是不理他,他在外面又敲了幾下門然後我們就聽到了他離去的腳步聲。

「呼∼∼∼∼」校長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回頭衝我笑道:「你的經驗還很豐富啊。」

「嘿嘿,」我笑著用力的頂了一下,然後繼續我們沒有完成的工作。

「嗯∼∼∼」她用嘴咬住自己的胳膊,儘量不發出聲音,然後晃動著肥美的臀配合著我的抽動。

她陰道的特殊構造令我的陰莖上傳來了不同的快感,每一種快感都可以說是緻命的,我咬緊牙,雙手按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抽插著。

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摩擦著她凹凸不平的陰道壁,她的陰道把我的陰莖緊緊的夾住,彷彿陰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樣。

「嗯∼∼嗯∼∼∼」她極力的控製著自己的聲音,身體一起一伏的調整著自己的位置,使自己可以感受到最大的快感。

我壓在她的身上,親吻著她的耳垂,她的臉上有輕微的脂粉香,仔細看的話她的額頭上有淡淡的皺紋,臉上還有幾顆雀斑,不過正是這點東西更顯出她特有的魅力。

她在我的親吻下慢慢的挺直了身體,下體用力的鎖住我的陰莖,讓我抽插起來相當的睏難,我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拉開她的胳膊,她剛要叫,我立刻用嘴唇阻止了她的嘴發出聲音。

幾度用力的抽插後,她的陰道終於有高潮的跡象了,陰道壁開始從不同方位用不同的力度刺激著我的陰莖。

「啊。」我叫了一聲,猛的將陰莖插到了盡頭,濃烈的精液從我的尿眼裡噴到她的陰道中。

「嗯∼∼」她身上的肌肉也僵硬起來,但是同剛才緊張時的僵硬是不同的感覺。

我還是壓在她的身上,手扣著她的乳房,她伏在桌子上喘著粗氣,手拉著我的胳膊。

「你真強。」她回頭對我說。

我親了她一下,然後慢慢的把陰莖從她曲摺的陰道中拉了出來,她轉過身來從正面抱著我,然後拿出一張面巾紙擦著我龜頭上粘乎乎的液體,另一隻手伸到我的背心裡捏我的乳頭。

「你也不差啊。」我親吻著她的眼睛,「我剛才都射進去了,你會不會懷孕呢?」

「可能,要是我懷孕怎麼辦,我已經有了一個孩子。」她忽然變了語氣,一臉的哀怨。

「那就嫁給我。」我把從網上看到的謊話說了出來。

「呵呵,你真是可愛。」她忽然笑了,「你的腦袋真是不開竅啊,我今年都40多了,孩子都那麼大了,我早就做了節育了。」

「呵呵。」我露出了尷尬的笑。

我們又親密的依偎了一會,然後穿上了衣服,我打開門,左右看了看,然後才拎著水桶跑了出去。

現在我再也不用起那麼早了,每天可以多睡一個小時,因為我由原來的樓長一步跨進了教務處,至於以前的那個禿頭主任因為辦事情不利還有一點作風問題被校長調走了,我則接替了他的位子,這下子要想搞定馬老師就容易多了,禿頭主任調走的那幾天馬老師的臉色一直都陰沉沉的。

「張哥,恭喜升職啊。」今天當我回到以前的房間去清理東西的時候,以前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一齊說。

「你們幾個小子不要說風涼話,我上去了也有你們的好處啊。」我說。

「那我們呢?」兩個負責清潔工作的女工說。

「大家都是好兄弟我當然會幫你們的。」我慷慨的說。

「那先謝謝了。」

我拿著東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我現在的辦公室就在校長的隔壁,大家見面方便了不少。

今天教育局開會,校長一大早就去開會了,我自己坐在辦公室裡等著馬老師的出現,她當初接近禿頭主任就是為了提自己做體育組的組長,現在沒有提成,禿頭也走了,她應該會來找我。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桌子上一大堆的文件,隨便翻了翻,我對這東西根本就是一竅不通的,讓我搞這些東西還不如讓我去掃地,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咚咚!!」有人敲門,我走了過去把門打開。

「張師…哦……張主任。」門一開最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一對豐滿的乳房,接著我又聞到了那熟悉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是馬老師。

「馬老師,請進。」我把她讓了進來。

「請坐。」我說著拿起了一個一次性的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水。

「謝謝。」她接過杯子衝我笑了一下。

「馬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我坐在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

「張主任新來,最近忙嗎?」她試探著問。

「哦?你有什麼事情嗎?」我又問了一句。

「有空的話我想請您出去吃頓飯,我來這個學校也不是很長時間,所以有些事情我還要您照顧我一下。」她說。

「哦。那我看看吧,因為我也是才上任,上一任主任給我留了很多的工作,所以我這幾天要處理一下,如果有空的話我會去的。」我面無表情的說。

她的飯對我來說沒什麼意思,我感興趣的是她的人,她那豐滿的乳房以及沒有毛的陰戶,想著想著我的目光就從她的臉上轉移到她的胸脯上,然後又從她的胸脯落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她今天穿著一身灰色的運動服,衣服比較寬大,掩蓋了她的曲線,不過還是蓋不住她的胸,我用我的眼睛開始強姦她。

「哦,是這樣啊,那現在我就不麻煩您了,等您下班後我再找你吧。」她說完站了起來。

「呵呵,那你要等久點了,我今天會忙到很晚的。」我把一點有用的資訊透露給她。

「好吧,我先走了,晚上再見。」她說完走了出去。

「好。」我把她送走後,自己關上門坐在椅子上,我揣摩著她那句「晚上再見」,看來我的計劃還是很成功的。

送走馬老師後我就開始等,時間過的很慢啊,一天就好像有一年一樣,我說為什麼居然有「度日如年」這個成語呢,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情。不過我還是擔心馬老師不上當,幾次差點就去體育組主動找她了,不過還是沒有去,我大小也是個主任了,主動去找一個老師不好。

晚上十點鐘左右我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為了不讓人影響,我特意吩咐現在的樓長不要巡視我這層。我看了看表,然後看了看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時候我正是從這扇門上的小窗戶看見馬老師和那個禿頭的,我可不希望再有人來看我。我找了張海報,然後用膠布把海報固定在了窗戶上。

辦公室裡還是很熱,雖然說已經是夏末了,但是天氣還是非常的熱,我脫下了那身硬邦邦的西裝,然後換上了寬鬆的背心和短褲。

「咚咚!!!主任在嗎?」果然像我想的一樣,馬老師果然來了。

「馬老師,這麼晚了,還沒回去呢?」我打開門說。

「我做了點吃的東西拿來給你吃,我想你工作到這麼晚肚子肯定會餓吧。」她說著走了進來,然後把手裡拿著的一個袋子放在桌子上。

她換下了那身運動服,換上了一件緊身的白色短袖加一條長裙,打扮的有點奇怪,那件短袖把她的上身包裹得緊緊的,兩個乳房完全被勾勒出來,還可以隱約的看到乳房上的乳頭。

「難道她沒帶乳罩?」我在一邊胡思亂想。

「我弄了點湯,主任過來嘗嘗味道怎麼樣啊。」她說著盛了一碗湯放在桌子上。

我走了過去,然後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沒什麼感覺,因為我現在的心思早已經在她身上了,哪有心思喝湯。

「不錯,馬老師好手藝啊。」我虛偽的說。

「那再喝一點了。」她說著又盛了一碗遞給我,我伸手過去接,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的手一鬆,一碗湯全灑在我的褲子上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她立刻掏出手帕然後蹲在我的面前給我擦著褲子上的湯。

「沒關係。」我說,但她的手已經在我的短褲上擦了起來,那不是在擦湯,那是在用短褲擦我的陰莖啊,我的陰莖被她這麼一弄立刻硬了起來。

「裡面也弄濕了,我幫您擦擦好嗎。」她說完不等我回答就把我的短褲的拉鏈拉開,然後掏出了我的陰莖。

「你……」我假裝吃驚的說,實際這才是我想要的。

她衝我一笑,然後伸出舌頭開始舔著我的陰莖。

「呼∼∼∼∼」我靠在椅子上舒服的出了一口氣,享受著她的舌頭。

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輕觸著,然後舌尖繞著我的龜頭轉了一圈後她開始用舌頭的側面摩擦著我龜頭的邊緣,龜頭上傳來的癢癢的感覺是那麼的舒服,我也沒有想到馬老師的舌頭是這麼的厲害,比我以前找過的專業人士還牛。

我的手從她的領子伸了進去摸到了她熱乎乎的乳房,這就是我夢想了很長時間的乳房啊,我的手用力的揉捏著,她的乳球是那麼的柔軟,乳頭已經變得很硬了,我用食指同中指夾住她右乳頭,手掌來回的用力的玩弄著柔軟光滑的乳球。

她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手順勢伸進我的上衣,摸到了我的乳頭上,然後像我玩弄她的乳房一樣,手指玩弄著我的乳頭,我的那個東西同她的是沒辦法比的,她的指甲在我的乳頭邊上輕輕的掐著,那微微的疼痛也成了一種快感,同我龜頭上的快感交織在一起延著我的神經傳到了大腦上。

我鬆開她的乳房,然後自己脫下了上衣,她也脫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後坐在我的懷裡。

「主任,我有件事情要你幫忙哦。」她說著把一只乳頭頂在我的嘴邊,我毫不客氣的含在口中。

「主任,你∼∼∼你∼∼∼要不要幫忙呢。」她呻吟著說。

我正在專心的吮吸她的乳頭,哪有時間回答啊,於是我點了點頭。

「呵呵,我∼∼我就知道∼∼主任∼∼會幫我的。」她說完拉著我的右手來到了她的腿上。

我從她的裙子下伸手過去,摸著她結實的臀,果然就如我以前預測的一樣,她因為長時間運動的原因,臀很結實,但是有點僵硬,不過摸起來也是別有風味啊,我的手指從她的內褲邊上伸了進去摸到了她的陰蒂。

「好大的東西啊,你是男的吧。」我挑逗著說道,她的陰蒂是很大,而且摸上去很有手感,上次因為離著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沒看清楚。

「討厭∼∼主任你欺負我啊。」她說著把腿分開一點,我的手指塞進了她的陰道中,她的陰道立刻將我的手指包圍起來,這種急切就好像群狼看見羊一樣。

我一隻手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著,另一隻手繼續玩弄著她的乳頭,她的手伸到下面抓住我的陰莖在她的腿上輕輕的摩擦著。

我要拉她的裙子但是她攔住我的手,「主任,別著急,我自己來好了。」她說完從我身上下來,然後把裙子解開,她裡面穿著一條小小的T字褲,還是紅色的,看著那條小內褲在我的眼前晃動,我的慾望之火就要把我焚毀了。

「呵呵,」她笑著又蹲下身子,然後拿起了盛著湯的碗喝了一口後,立刻將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熱熱的感覺立刻充滿我的陰莖,我感覺陰莖上的血管好像即將爆裂一樣,她用力的將我的陰莖吸到底,直到嘴唇碰到我的陰毛為止,然後用用舌頭將莖身包住後慢慢的向外吐出陰莖。

「你∼∼你真厲害啊∼∼∼」我由衷的說道。

她用牙齒輕輕的咬了一下我的龜頭算是對我的回答,然後用牙齒輕輕的颳著陰莖,癢中帶著微微的疼痛,疼痛中又帶著欲罷不能的快感。我雙手放在她的頭上,用力的向下壓去,龜頭一直頂到了她的喉嚨深處。

我忽然想起了她那白皙無毛的陰戶。

「讓我看看你的如何?我的你都玩遍了。」我說。

「主任真討厭。」她嫵媚的說,但是還是撩起了裙子趴在桌子上。

我打開了桌子上的檯燈,橘黃色的燈光在白色的日光燈光裡顯得十分顯眼,我將檯燈對準她的陰部,然後拉下了她紅色的小內褲。

原來她不是天生的無毛啊,陰戶上明顯有颳過的痕跡,整個陰戶向內略凹呈粉紅色,看上去有點像個盆子,兩片陰唇不是很長,看上去小巧可愛,陰唇兩旁有一些橫豎交叉的紋路,深紅色的陰道口向外張開,可以看見裡面凹凸不平的陰道壁。

我張開口咬住了她的陰蒂,好大的陰蒂,我輕輕的吮吸著,一股微微的腥臊氣味直衝我的鼻孔,味道清淡適中,剛好可以讓我的性慾增加,不像校長的陰道味道那麼的強烈,讓我聞到後就立刻想上。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她的陰道裡十分的細嫩,但是靠前的部位好像很寬敞,我拉出了手指,手指上粘了一點粘粘的液體。

「嗯∼∼∼嗯∼∼∼∼」馬老師輕聲的叫著,我現在也分不清她是被我弄爽的叫聲,還是在迎合我。

我鬆開她的陰蒂,然後握住了陰莖,用龜頭頂在她的陰蒂上上下的摩擦著,她硬起的陰蒂給我的龜頭帶來不小的刺激。

「主任∼∼主任∼∼快快進來吧∼∼」她說著左手抓住我的陰莖,右手分開自己的陰道口,然後將我的陰莖用力的向裡塞。

我藉機用力的一頂,陰莖插進她的陰道中,她的陰道前寬後窄,我開始插著還有點不適應,於是我上下左右的晃著腰,給自己找一個合適的角度,就在我晃動的時候她卻好像很爽一樣,雙手用力的攥著拳頭。

慢慢的我終於找對了位置,然後趴在她的背上,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握住了那令我心馳神往的乳房,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這一插不要緊,差點就射出來,我動一下她的陰道就跟著蠕動好幾下,左右的凹凸不平的陰道壁將我的陰莖緊緊的包圍著,而且還不斷的分泌出清涼的液體,怎麼她的陰道是涼的嗎?

「你……你這裡面怎麼這麼涼啊。」我趴在她的耳邊問,同時親吻著她的脖子。

「涼點好啊∼∼你不上火啊。」她說。

我又親了她一下,然後咬住牙齒用力的抽動起來。

當初我看見她同禿頭主任做的時候主任好像很快就交貨了,我還以為是主任的工夫太差了呢,現在才明白是她太厲害了。但是我也不是好對付的,我收斂心神,眼觀鼻,鼻觀心,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

桌子在我們的作用下不斷的前後搖動著,發出「吱吱!!」的聲音,房間裡充滿了我們陰部發出的味道。

我鬆開她的乳房,然後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她立刻張開口吮吸起我的手指,她的嘴還是那麼的熱。忽然看見了桌上那碗湯,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用含湯的嘴給我口交,我的龜頭也跟著熱起來了,她的陰道內的溫度肯定低於湯的溫度,當然也就低於我龜頭上的溫度了,所以我插起來才這麼的清涼。

我們瘋狂的做了有半個多小時,我是越插越爽,她卻漸漸的露出了疲憊的神態。

「來,換個姿勢。」我說著將她的身體翻過來。

「你的花樣真多啊。」她說著仰面躺在桌子上,雙腿分的很開,我抓住她的腳然後把陰莖插了進去。

我一邊抽插一邊玩弄她的腳趾,大概是長期穿運動鞋的原因,她的腳上有了些味道,我把她的透明絲襪扯了下來,然後親吻著她的腳心。

「啊∼∼∼」當我吮吸她的腳趾的時候她忽然叫了一聲,接著身體用力的挺了起來,臉上,脖子上,還有前胸都泛起了紅暈,略微發黑的乳頭在紅暈的襯托下十分的動人。

我用力的將陰莖頂到盡頭,沒想到她的陰道也開始猛烈的收縮,將我的陰莖緊緊地包圍,而且還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我不自覺的就用力向裡插,一股熱熱的液體淋在我的龜頭上,我此時實在是控製不住了,精液狂射了進去。

「呼∼∼∼」我們同時喘了一口粗氣,然後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緊緊的摟著我,陰道內的波瀾總算停止了。

我才發現我們身上出了好多的汗,我摸著她濕乎乎的乳房。

「主任,我的事情你一定要幫我辦啊。」休息了一會後她終於說出了真正的目的。

「什麼事情啊,說來聽聽。」我問。

「那,能不能提我當體育組的組長呢?」她問。

我從校長那得知,一個教研組的組長也相當於一個主任了,工資會增加,待遇也會增加。

「就這麼簡單啊。」我說。

「嗯,到時候還要看主任您的了。」她說。

「好啊,我要幫你幫成了,怎麼謝我啊。」我摸著她的乳頭說。

「當然少不了你的。」她抓住我的陰莖說。

我這個人還算是守信用,同校長商量後還是提拔馬老師做了體育組的組長,馬老師人也很有信用,送了我一個大禮物,是她房間的鑰匙。

以前那麼討厭學校,現在我是非常喜歡學校了,學到什麼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兩大快樂的源泉。

我是個懶人,總是喜歡睡覺,但是第二天還是會感覺睏,去醫院檢查問我是怎麼回事,醫生只說是神經衰弱,然後給我開了些藥就把我打發回來了,我記得神經衰弱好像會失眠,怎麼我這麼想睡覺居然同失眠是同一個病?

就是因為我這人好睡覺,所以平時總是睏,一天到晚哈欠連天,精神委靡,有點像是犯了煙癮吸毒的。每天都睏精神肯定不好,精神不好就容易倒黴,所以我出了點小小的事情。

我以前在一個公司做司機,公司不是很大,只有那麼兩輛車,但是領導卻很多,所以我的車誰都拉。正趕上那天出事情,我拉的是經理。

我們開車去一家貨運公司聯繫業務,結果才到門口,裡面就衝出一個人來。那人赤裸著上身,我沒有看見他,他也沒有看見我,我們的車同那個人來了一個親密接觸。與其說是我撞他,不如說是他主動來找我。他那天跑的很快,被我的車撞得飛了起來,最後落到了車頂上,就像香港電影裡的鬼片一樣,他的血沿著車窗流了下來。

經理差點嚇暈了,坐在車裡不敢出來,讓我出去報警,順便那個傢夥從車上弄下來,看死還是沒死。我當時到是不怎麼害怕,走了出來,把手放在那傢夥正在流血的鼻子下試探一下,發現還有呼吸,於是立刻拿出手機打了110,很快110的警車還有一輛救護車都趕來了。

但是由於圍觀的人太多,救護車根本就進不來,只好派兩個醫生抬著擔架進來。也該著撞我車那傢夥倒黴,兩個醫生抬著擔架正往救護車上走的時候,一輛摩托車因為剎車失靈奔他們衝了過來,正好撞在兩醫生之間的擔架上。

後來聽說那人死了,被撞了兩回還活著那才是奇蹟。我從貨運公司那聽說,被撞的傢夥叫王沖,王沖?亡蟲?這名字起的那麼差。他是個刑滿釋放的犯人,因為在公司調戲女職工被老闆撞見,他嚇的逃跑了,那只有說他倒黴了。本來名字就差,又在老闆面前調戲人,真是夠蠢的了。

正是因為這件事情,生意沒有談成,我成了罪魁禍首,老闆給我發了三個月的工資然後把我給辭了,我也沒有什麼話說,只能說是我不走運。

現在這社會工作不好找啊,我沒有什麼本事,只會開車,車開的也是二流水平,也不知道找什麼工作才好。於是就在家裡呆著,沒有事的時候出去和朋友一起唱唱歌、跳跳舞、嫖嫖妓、洗洗澡,很快我那三個月的工資就沒了。

老媽看我這樣天天都沒事做,就託人給我找了個工作。在一所中學當宿管老師,每個月工資不到一千,但是包吃包住。平時就是坐在值班室裡看著那些進出的學生,有不帶校徽的問一下,所以很清閒,只可惜我管的不是女生宿捨。

我是這個宿捨裡的樓長,手下還有幾個才分配來不久的管理人員。他們都是大學畢業一時找不到工作,就先勉強做個宿管老師,等過一段時間再出去找好工作,他們管這叫:騎驢找馬。

老實說我還是比較討厭學校的,因為我上學那時候老師對我不是很好,同學之間到是還可以。做了一段時間的樓長後,我被調到了教學樓做樓長,手下有幾個人,兩個負責衛生的,兩個負責保衛工作的,還有幾個負責日常零活的。

做教學樓的樓長必須起得早,因為早上六點左右就會有學生來上自習,你還要睡得晚,晚上總會有學生上自習或者老師處理作業到很晚。我平時沒有什麼事情,早上開開大門,晚上負責鎖門,然後四處巡視一下,工資比在宿捨樓那裡要高一點。

早上起床確實是一件比較苦難的事情,再加上我正在做春夢,但是沒辦法,為了工作還是起來吧。我揉了揉眼睛從床上起來,穿上衣服,然後拿著一大把的鑰匙走出去把教學樓的大門打開。

早上的空氣不錯啊,我站在門口伸了個懶腰,本來打算回房間睡覺的,但是當我看見迎面跑來的人後我就睡不著了。

「張師傅,早啊。」那人跑到我面前說。

「早,馬老師。」我說。

她說完就向後操場跑去,她是這學校裡的體育老師,大概有30歲左右。不知道為什麼還沒有結婚,住在學校的教師公寓,每天的這個時候都出來跑步,她人長的不錯,睫毛很長,皮膚微黑,大概是經常在室外上課的緣故吧,一條馬尾辮在腦後甩動。

我最喜歡就是她跑步的樣子,一雙豐滿的乳房在胸前作著半橢圓形的運動,每次一看見她,我的眼睛就隨著她的乳房一起運動。但我也有不喜歡她的地方,那就是她每次見到我都管我叫師傅,我今年還不到30呢,就做了師傅。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洗漱後出去吃了點東西,等我回到值班室的時候,我手下的幾個都已經到了。大家正在那裡聊的起勁呢,一看到我來了,他們一起衝我打招呼。我們平時在一起工作的時候很隨便,所以大家也就沒有什麼忌諱,有什麼說什麼。

「張哥,才起來呢。」負責清潔的一個女工說。

「早起來了,吃飯去了。你們在說什麼呢?」我問。

「還能說什麼啊,當然是這些老師了。」負責保安工作的小劉說,他和我年紀差不多大,我們關係最好。

「老師怎麼了?」我問。

「嗨!這年頭哪還有好老師啊,就拿咱們校長來說吧,都40多歲了,孩子老大了還每天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跳舞呢,我就看到幾回了。」小劉說。

「你沒看錯吧。」我問。

「當然沒了,跳的還不錯呢,可惜很少有男人主動找她跳舞的。」他說。

「那也是,誰願意找一個可以做自己媽媽的人跳舞啊,而且現在大家跳舞都是有目的的。」我說。

「張哥說得對,校長的丈夫都死了幾年了,她一個人不寂寞才怪。」清潔女工說。

「是啊。」小劉附和道。

這我沒有聽說過,到是個有用的情報,拿來研究一下,我立刻把這情報牢記下來。

「不止是校長,體育組那幾個女老師沒有幾個好人了。」小劉又說。

「大家是好朋友,說說就可以了,別在其他人面前亂說啊。」我說。

「這個自然。」

很快我們一起工作的人都來了,大家聊的熱火朝天的,到了8點鐘的上課鈴響了,我們開始了各自的工作。

白天的工作比較無聊,不過今天還可以,因為體育組的女老師都有體育課,我在房間裡就可以看到她們上課的樣子。看來看去,那個馬老師最為風騷,乳房比別人的都大,但是屁股看上去很結實,只是沒有什麼肉感,不知道如果把我的陰莖夾住會是什麼滋味,不管那結實的屁股,單是那對乳房已經足夠令我的陰莖堅硬無比了。

一天的工作就要結束了,我看了看牆上的鐘已經是十一點十五分了,是該到關門清人的時候了,我拿起手電按樓層巡視起來。

不知道怎麼搞的,我越走越覺得興奮,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已經很晚了,各班的學生走的都差不多了,剩下幾個在自習的也是一身疲倦,我慢慢的走到了四樓,這裡是管理階層的地方,平時很少有學生來,來了就代表他有麻煩了。

當我走到教務處的時候,我聽到裡面不同尋常的聲音,那種聲音我很熟悉,是我每次去叫雞的時候,把小姐幹的欲仙欲死的聲音。

「不會吧,難道有免費的A片。」我抬起腳,從門上的小窗戶向裡看去,裡面是主任辦公室,其他的我沒有看清楚,我只看清楚了兩具交織在一起的赤裸的身體。男的有點禿頂,是教務處主任,姓王,女的不是別人,一雙大乳房出賣了她的的身份,她就是馬老師。

馬老師坐在主任的懷裡,主任的陰莖正賣力的在她的雙腿之間出入,馬老師緊緊的摟著主任的頭,主任一邊抽插一邊玩弄著一只紅紅的乳頭。

「他媽的,那對乳房本來應該是我的,居然被你佔了先。」我小聲的自言自語。

「啊∼∼啊∼∼∼好舒服,主任∼∼用力∼∼用力∼∼」平時看著就很騷的馬老師,在這個時候更是騷的可怕,嘴裡說的話與她的教師身份根本就不相符。

「小馬,你∼∼你這裡真舒服∼∼」主任用力的抽動著,嘴裡也在嘟囔著。他的身體上長著一些黑色的疙瘩,手上腳上都是,看起來很噁心,就像有性病一樣。

「主任∼∼我∼∼我提幹的事情∼∼∼就∼∼就拜託你了∼∼」馬老師前後左右的晃動著腰說。

「放心∼∼∼我一定一定提拔你當副主任∼∼∼」主任說著,張嘴咬住了其中的一顆乳頭,噁心的吧唧著,口水都流了出來。

我在外面聽的慾火焚身,陰莖死死的頂著褲子,我把手伸到褲子裡抓住陰莖一通套弄,眼睛卻一直盯著裡面那火熱的場景。

「我∼∼我要射了∼∼∼」主任說射就射,他叫了一聲然後停止了動作,頭靠在馬老師的乳房上,在那裡喘著粗氣。

「主任,不要忘了我的事啊。」馬老師一臉淫蕩的樣子沖主任說,還把他的一隻手握住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知∼∼知道!」主任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馬老師從主任的身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一邊,衝著門分開了雙腿,然後雙手分開陰唇,乳白色的精液拖著長長的尾巴從陰道裡流了出來。她居然沒有陰毛啊,是白虎,豐潤的陰部看的我直流口水。

我看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精液從陰莖裡狂噴出來。我立刻把手拉了出來,一手全是精液,我聞了聞那微腥的味道,然後飛快的跑下樓回自己的房間。

躺在床上,我想著馬老師的樣子,陰莖又硬了起來,要把她弄到手好像不太難。只要有一定的地位,看樣子她是個為了自己的前途,可以出賣身體的女人。如果這樣的話,我必須要有同教務處主任相同的地位。

我忽然想到了我們的那個校長,如果把她俘虜了,然後再通過她去搞定馬老師,好,就是這樣,我在心裡開始謀劃了行動計劃。

第二天晚上,我將工作交給了別人,然後自己同小劉一起到了他經常去的舞廳,然後我們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看,她已經到了。」小劉指著旁邊一個位置說。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見了一個女人,穿的很花俏。仔細一看,果然依稀看到了校長的樣子,只是她的頭髮捲了些,皮膚好像擦的很白,戴著一副黑框眼鏡。

舞廳這時候正在放著悠閒的舞曲,大家都同舞伴在一起跳舞,校長孤零零的坐在那裡,看著舞池中的人。

我站起來走了過去。

「可以請你跳舞嗎?」我伸出了手。

「好啊,啊?是你。」校長認出我了,但還是伸出了手,我們拉著手走進了舞池。

「校長?我差點認不出你了,你漂亮很多啊。」我開始我的進攻。

「呵呵,小張你經常來嗎?」她的手搭在我的肩上,熟練的走著舞步。

「不常來,你呢?」我問。

「我也不常來,只是偶爾來一次。」她明顯是在撒謊。

我們一起跳了很長時間,一邊跳一邊聊天,我的手開始是摟著她的腰的,慢慢的就挪到了她的臀上,她開始也是離我有一段距離,慢慢的我們的身體貼在了一起。

正在我們慢慢的纏綿的時候,快節奏的舞曲響了起來,原來是蹦的的時間到了,我們拉著手走了下來,然後叫了點喝的東西。

「小張,你今天沒事做嗎?」她問。

「我最近有點累,朋友叫我一起出來散心,我把工作讓別人代我做了。」我說。

「你們年輕人就應該多運動運動啊。」她說。

「校長說哪裡話,你也不老啊,有時間我找你一起來啊。」我試探性的說。

「好啊。」她很爽快的同意了。

校長姓李,今年有43了,丈夫因病去世,給她留了一個女兒。她在教育部門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校長的位置坐得很穩,而且還是學校的黨委書記。她長的不是很難看,只是一副大眼鏡把她的魅力都擋住了,胸雖然不像馬老師那樣豐滿得可以上下跳動,但是也不錯,很堅挺,臀很圓,尤其是今天她穿的這麼花俏。

我們又跳了幾隻曲子後才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你不會是想把校長搞定吧。」小劉問。

「嘿嘿,這是機密。」我說。

那天過後,校長對我的態度改變了不少,以前每次見面都是我主動打招呼,現在是她主動招呼我。我們的工資也長了幾塊,作為回報,我也請她出去跳了幾次舞。

「小張,我辦公室的玻璃有點髒了,等下你過來幫我擦一下好嗎?」今天一早,校長就到我這裡對我說。

「好的,今天您有事情嗎?如果辦公室人多的話我擔心會耽誤您辦事。」我說。

「沒關係,今天沒什麼大事情,等一下你過來好了。」她說完又同我聊了幾句後便走了。

她走後,我立刻換上背心和短褲,然後隨便找了一塊抹布和一個桶,就奔她的辦公室去了。

「怎麼就你自己啊?」校長問。

「其他的人都有工作,所以我只有自己來了。先從哪裡擦啊。」我問。

「先擦那塊高的好了。」校長指著窗戶說。

我拿著水桶上了窗臺,然後裝模做樣的擦了起來。校長站在下面盯著我看,我只穿了一條短褲,連內褲都沒穿。我故意向她顯擺一下我還算可以的肌肉,和鼓起的下體。她果然被我的樣子吸引了,雖然表面上在辦公桌上收拾東西,但是眼睛卻不時的向我這邊看,還藉故走過來問我要不要幫忙。

「校長,麻煩你把抹布幫我擰一下好嗎?我不方便下去。」我說。

「好的。」她接過我的抹布然後幫我在盆裡洗了一下,擰幹後又遞給了我。

我接過抹布繼續擦著玻璃,大腦裡卻想著怎麼樣可以把她弄到手,這麼好的機會浪費不得。我看著窗臺上盛髒水的桶,然後假裝不留神把桶踢了出去。

「啊!」校長叫了一聲,因為桶裡的水有的灑到了她的臉上,我立刻從窗臺上跳了下來,然後走到她跟前。

「對不起校長,我沒注意。」我立刻拿起門後的手巾幫她擦著身上以及臉上的水,手趁機在她的胸上抓了幾把。

「沒事∼∼」校長說著把眼鏡摘了下來放在桌子上。

「啊。」當我看到校長摘下眼鏡樣子的時候吃了一驚,她的樣子還算漂亮,平時看她的時候,不是戴眼鏡就是在舞廳裡,根本看不清楚。這次不一樣了,離得近而且是在白天。她今天穿了一套職業裝,灰色的短袖上衣加上一條不過膝的裙子,把她的形態全部顯示出來了。

「你∼∼∼」校長好像發現了什麼,立刻準備戴上眼鏡,我立刻抓住了她的手。

「別,其實∼∼你不戴眼鏡的時候很漂亮。」我說。

她沒有說什麼,手象徵性的舞動幾下後就不動了,然後低著頭不敢看我。

我的嘴唇慢慢的向她靠過去,就在接觸到她嘴唇的瞬間,她把手擋在我們嘴唇之間。

「門……門沒有關好。」她輕聲的說。

我飛快的跑了過去把門關上,然後反鎖好。

當我再次親吻她的嘴唇的時候她沒有拒絕而是主動的迎合我,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我吮吸著她的嘴唇,舌頭在她的口中輕輕的挑逗著。

她的手在我的後背上摸著我還算強壯的肌肉,然後慢慢的滑到了我的前面,主動的隔著短褲握住了我的陰莖。

既然她都這麼主動了,我也不客氣了。我的手從她的衣服裡塞了進去,在她的乳罩上用力的揉著,我的嘴唇用力地夾住她的下唇,另一隻手已經拉開了她裙子的拉鍊。

我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放倒在桌子上,把她的上衣也解開,當我拉掉她的乳罩的時候一對活潑可愛的乳房在我眼前頑皮的跳動著,我立刻抓住它們,然後用嘴唇用力的吮吸起來。

校長輕聲哼著,手伸到我短褲裡面抓住了我的陰莖,手指玩弄著我的龜頭。

我跳到桌子上,用陰莖抽打著校長的嘴唇。她立刻抓住我的陰莖,然後伸出舌頭舔著我的睪丸,溫暖的舌頭在我的睪丸上四處遊走,順便將我的肛門也舔了一遍。真是舒服,她最後仰著頭將我的陰莖含在口中開始吮吸起來。

「嗯∼∼嗯∼∼∼」她一邊吮吸一邊發出了滿意的呻吟聲,另一隻手在自己的雙腿之間玩弄著。

我乾脆壓在她的身上,我們成了69姿勢,好在她的辦公桌夠大,我趴在她的雙腿之間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她居然穿著連褲襪,我隔著襪子用力的在她的陰部聞著。

「小張∼∼來吧∼∼我∼∼我受不了了。」校長鬆開我的陰莖說。

我此時也快受不了了,於是我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她也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然後背對著我把裙子撩了起來,我蹲下身來用力的將她的連褲襪扯開了一個洞,然後伸手進去在她的內褲上摸了兩把。

校長自己把連褲襪同內褲一起拉了下來,然後雙手扶在桌子上。

我欣賞著她的陰部,真是有意思,她的陰道口好像有點偏右,整個陰戶都有點扭曲,不是很多的陰毛呈倒三角形在她的恥丘上。兩片發黑的陰唇好像沒有什麼精神一樣,縮在一旁皺巴巴的。我伸出舌頭在它上面舔了舔,一股奇怪的味道鑽入我的鼻孔,刺激著我的大腦,這味道讓我感覺我是個野獸,我立刻張口吮吸著她的陰蒂。

「啊∼∼啊∼∼∼用力∼∼∼」校長伏在桌子上用力的向後頂,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裡用力的攪動著。

校長的手伸到自己的肛門,手指用力的向裡插,我拉住她的手指然後放在口裡吮吸著。

「我要進來了啊。」我說著站了起來,從短褲中拉出了已經硬了許久的陰莖頂在她的陰蒂上摩擦著。

「快點。」她左右的擺動著屁股。

我抱著她的腰用力的一頂,陰莖衝了進去,但是龜頭只衝到一半就被卡住。她的陰道位置同別人的不一樣,所以我才會有如此的遭遇。於是我慢慢的前後摸索著,過了半天才找到正確的路徑,於是猛的全根進入。

好舒服,我沒有想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的陰道還能給我帶來如此的刺激,我用力的抽動起來。

「啊∼∼∼啊∼∼啊∼∼∼∼」她輕聲的叫著,身體弓了起來,屁股緊緊的頂著我的下體,我把手放在前面抓住她前後亂晃的兩個乳房。

「咚∼咚∼李校長,在嗎?」正在我們做的爽的時候有人敲門。

 

 

 

 

 

 

 

 

 

 

 

(下)

「啊,不好。」校長聽見敲門聲後就要起來穿衣服,我立刻製止住她。

「不要著急,你不去開門的話他會走的,你如果現在穿衣服去開門,被他看見我們兩個不就麻煩了嗎。」我趴在她的耳邊小聲的說。

她點了點頭,然後靜靜的伏在桌子上,但是從她緊繃的肌肉可以看出她還是很緊張的,畢竟如果被人發現一個校長正在同一個樓管做愛那也是個大新聞啊。

「李校長∼∼」外面那人還在喊,我仔細一聽聽出來了,那是教務處主任的聲音,他一邊喊一邊敲門,真是堅持不懈啊。但是我們就是不理他,他在外面又敲了幾下門然後我們就聽到了他離去的腳步聲。

「呼∼∼∼∼」校長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回頭衝我笑道:「你的經驗還很豐富啊。」

「嘿嘿,」我笑著用力的頂了一下,然後繼續我們沒有完成的工作。

「嗯∼∼∼」她用嘴咬住自己的胳膊,儘量不發出聲音,然後晃動著肥美的臀配合著我的抽動。

她陰道的特殊構造令我的陰莖上傳來了不同的快感,每一種快感都可以說是緻命的,我咬緊牙,雙手按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抽插著。

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摩擦著她凹凸不平的陰道壁,她的陰道把我的陰莖緊緊的夾住,彷彿陰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樣。

「嗯∼∼嗯∼∼∼」她極力的控製著自己的聲音,身體一起一伏的調整著自己的位置,使自己可以感受到最大的快感。

我壓在她的身上,親吻著她的耳垂,她的臉上有輕微的脂粉香,仔細看的話她的額頭上有淡淡的皺紋,臉上還有幾顆雀斑,不過正是這點東西更顯出她特有的魅力。

她在我的親吻下慢慢的挺直了身體,下體用力的鎖住我的陰莖,讓我抽插起來相當的睏難,我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拉開她的胳膊,她剛要叫,我立刻用嘴唇阻止了她的嘴發出聲音。

幾度用力的抽插後,她的陰道終於有高潮的跡象了,陰道壁開始從不同方位用不同的力度刺激著我的陰莖。

「啊。」我叫了一聲,猛的將陰莖插到了盡頭,濃烈的精液從我的尿眼裡噴到她的陰道中。

「嗯∼∼」她身上的肌肉也僵硬起來,但是同剛才緊張時的僵硬是不同的感覺。

我還是壓在她的身上,手扣著她的乳房,她伏在桌子上喘著粗氣,手拉著我的胳膊。

「你真強。」她回頭對我說。

我親了她一下,然後慢慢的把陰莖從她曲摺的陰道中拉了出來,她轉過身來從正面抱著我,然後拿出一張面巾紙擦著我龜頭上粘乎乎的液體,另一隻手伸到我的背心裡捏我的乳頭。

「你也不差啊。」我親吻著她的眼睛,「我剛才都射進去了,你會不會懷孕呢?」

「可能,要是我懷孕怎麼辦,我已經有了一個孩子。」她忽然變了語氣,一臉的哀怨。

「那就嫁給我。」我把從網上看到的謊話說了出來。

「呵呵,你真是可愛。」她忽然笑了,「你的腦袋真是不開竅啊,我今年都40多了,孩子都那麼大了,我早就做了節育了。」

「呵呵。」我露出了尷尬的笑。

我們又親密的依偎了一會,然後穿上了衣服,我打開門,左右看了看,然後才拎著水桶跑了出去。

現在我再也不用起那麼早了,每天可以多睡一個小時,因為我由原來的樓長一步跨進了教務處,至於以前的那個禿頭主任因為辦事情不利還有一點作風問題被校長調走了,我則接替了他的位子,這下子要想搞定馬老師就容易多了,禿頭主任調走的那幾天馬老師的臉色一直都陰沉沉的。

「張哥,恭喜升職啊。」今天當我回到以前的房間去清理東西的時候,以前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一齊說。

「你們幾個小子不要說風涼話,我上去了也有你們的好處啊。」我說。

「那我們呢?」兩個負責清潔工作的女工說。

「大家都是好兄弟我當然會幫你們的。」我慷慨的說。

「那先謝謝了。」

我拿著東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我現在的辦公室就在校長的隔壁,大家見面方便了不少。

今天教育局開會,校長一大早就去開會了,我自己坐在辦公室裡等著馬老師的出現,她當初接近禿頭主任就是為了提自己做體育組的組長,現在沒有提成,禿頭也走了,她應該會來找我。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桌子上一大堆的文件,隨便翻了翻,我對這東西根本就是一竅不通的,讓我搞這些東西還不如讓我去掃地,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咚咚!!」有人敲門,我走了過去把門打開。

「張師…哦……張主任。」門一開最先映入我眼簾的就是一對豐滿的乳房,接著我又聞到了那熟悉的味道,不用看就知道是馬老師。

「馬老師,請進。」我把她讓了進來。

「請坐。」我說著拿起了一個一次性的杯子給她倒了一杯水。

「謝謝。」她接過杯子衝我笑了一下。

「馬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我坐在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

「張主任新來,最近忙嗎?」她試探著問。

「哦?你有什麼事情嗎?」我又問了一句。

「有空的話我想請您出去吃頓飯,我來這個學校也不是很長時間,所以有些事情我還要您照顧我一下。」她說。

「哦。那我看看吧,因為我也是才上任,上一任主任給我留了很多的工作,所以我這幾天要處理一下,如果有空的話我會去的。」我面無表情的說。

她的飯對我來說沒什麼意思,我感興趣的是她的人,她那豐滿的乳房以及沒有毛的陰戶,想著想著我的目光就從她的臉上轉移到她的胸脯上,然後又從她的胸脯落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她今天穿著一身灰色的運動服,衣服比較寬大,掩蓋了她的曲線,不過還是蓋不住她的胸,我用我的眼睛開始強姦她。

「哦,是這樣啊,那現在我就不麻煩您了,等您下班後我再找你吧。」她說完站了起來。

「呵呵,那你要等久點了,我今天會忙到很晚的。」我把一點有用的資訊透露給她。

「好吧,我先走了,晚上再見。」她說完走了出去。

「好。」我把她送走後,自己關上門坐在椅子上,我揣摩著她那句「晚上再見」,看來我的計劃還是很成功的。

送走馬老師後我就開始等,時間過的很慢啊,一天就好像有一年一樣,我說為什麼居然有「度日如年」這個成語呢,大概就是這麼回事情。不過我還是擔心馬老師不上當,幾次差點就去體育組主動找她了,不過還是沒有去,我大小也是個主任了,主動去找一個老師不好。

晚上十點鐘左右我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為了不讓人影響,我特意吩咐現在的樓長不要巡視我這層。我看了看表,然後看了看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時候我正是從這扇門上的小窗戶看見馬老師和那個禿頭的,我可不希望再有人來看我。我找了張海報,然後用膠布把海報固定在了窗戶上。

辦公室裡還是很熱,雖然說已經是夏末了,但是天氣還是非常的熱,我脫下了那身硬邦邦的西裝,然後換上了寬鬆的背心和短褲。

「咚咚!!!主任在嗎?」果然像我想的一樣,馬老師果然來了。

「馬老師,這麼晚了,還沒回去呢?」我打開門說。

「我做了點吃的東西拿來給你吃,我想你工作到這麼晚肚子肯定會餓吧。」她說著走了進來,然後把手裡拿著的一個袋子放在桌子上。

她換下了那身運動服,換上了一件緊身的白色短袖加一條長裙,打扮的有點奇怪,那件短袖把她的上身包裹得緊緊的,兩個乳房完全被勾勒出來,還可以隱約的看到乳房上的乳頭。

「難道她沒帶乳罩?」我在一邊胡思亂想。

「我弄了點湯,主任過來嘗嘗味道怎麼樣啊。」她說著盛了一碗湯放在桌子上。

我走了過去,然後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沒什麼感覺,因為我現在的心思早已經在她身上了,哪有心思喝湯。

「不錯,馬老師好手藝啊。」我虛偽的說。

「那再喝一點了。」她說著又盛了一碗遞給我,我伸手過去接,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的手一鬆,一碗湯全灑在我的褲子上了。

「啊,對不起,對不起。」她立刻掏出手帕然後蹲在我的面前給我擦著褲子上的湯。

「沒關係。」我說,但她的手已經在我的短褲上擦了起來,那不是在擦湯,那是在用短褲擦我的陰莖啊,我的陰莖被她這麼一弄立刻硬了起來。

「裡面也弄濕了,我幫您擦擦好嗎。」她說完不等我回答就把我的短褲的拉鏈拉開,然後掏出了我的陰莖。

「你……」我假裝吃驚的說,實際這才是我想要的。

她衝我一笑,然後伸出舌頭開始舔著我的陰莖。

「呼∼∼∼∼」我靠在椅子上舒服的出了一口氣,享受著她的舌頭。

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輕觸著,然後舌尖繞著我的龜頭轉了一圈後她開始用舌頭的側面摩擦著我龜頭的邊緣,龜頭上傳來的癢癢的感覺是那麼的舒服,我也沒有想到馬老師的舌頭是這麼的厲害,比我以前找過的專業人士還牛。

我的手從她的領子伸了進去摸到了她熱乎乎的乳房,這就是我夢想了很長時間的乳房啊,我的手用力的揉捏著,她的乳球是那麼的柔軟,乳頭已經變得很硬了,我用食指同中指夾住她右乳頭,手掌來回的用力的玩弄著柔軟光滑的乳球。

她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手順勢伸進我的上衣,摸到了我的乳頭上,然後像我玩弄她的乳房一樣,手指玩弄著我的乳頭,我的那個東西同她的是沒辦法比的,她的指甲在我的乳頭邊上輕輕的掐著,那微微的疼痛也成了一種快感,同我龜頭上的快感交織在一起延著我的神經傳到了大腦上。

我鬆開她的乳房,然後自己脫下了上衣,她也脫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後坐在我的懷裡。

「主任,我有件事情要你幫忙哦。」她說著把一只乳頭頂在我的嘴邊,我毫不客氣的含在口中。

「主任,你∼∼∼你∼∼∼要不要幫忙呢。」她呻吟著說。

我正在專心的吮吸她的乳頭,哪有時間回答啊,於是我點了點頭。

「呵呵,我∼∼我就知道∼∼主任∼∼會幫我的。」她說完拉著我的右手來到了她的腿上。

我從她的裙子下伸手過去,摸著她結實的臀,果然就如我以前預測的一樣,她因為長時間運動的原因,臀很結實,但是有點僵硬,不過摸起來也是別有風味啊,我的手指從她的內褲邊上伸了進去摸到了她的陰蒂。

「好大的東西啊,你是男的吧。」我挑逗著說道,她的陰蒂是很大,而且摸上去很有手感,上次因為離著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沒看清楚。

「討厭∼∼主任你欺負我啊。」她說著把腿分開一點,我的手指塞進了她的陰道中,她的陰道立刻將我的手指包圍起來,這種急切就好像群狼看見羊一樣。

我一隻手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著,另一隻手繼續玩弄著她的乳頭,她的手伸到下面抓住我的陰莖在她的腿上輕輕的摩擦著。

我要拉她的裙子但是她攔住我的手,「主任,別著急,我自己來好了。」她說完從我身上下來,然後把裙子解開,她裡面穿著一條小小的T字褲,還是紅色的,看著那條小內褲在我的眼前晃動,我的慾望之火就要把我焚毀了。

「呵呵,」她笑著又蹲下身子,然後拿起了盛著湯的碗喝了一口後,立刻將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熱熱的感覺立刻充滿我的陰莖,我感覺陰莖上的血管好像即將爆裂一樣,她用力的將我的陰莖吸到底,直到嘴唇碰到我的陰毛為止,然後用用舌頭將莖身包住後慢慢的向外吐出陰莖。

「你∼∼你真厲害啊∼∼∼」我由衷的說道。

她用牙齒輕輕的咬了一下我的龜頭算是對我的回答,然後用牙齒輕輕的颳著陰莖,癢中帶著微微的疼痛,疼痛中又帶著欲罷不能的快感。我雙手放在她的頭上,用力的向下壓去,龜頭一直頂到了她的喉嚨深處。

我忽然想起了她那白皙無毛的陰戶。

「讓我看看你的如何?我的你都玩遍了。」我說。

「主任真討厭。」她嫵媚的說,但是還是撩起了裙子趴在桌子上。

我打開了桌子上的檯燈,橘黃色的燈光在白色的日光燈光裡顯得十分顯眼,我將檯燈對準她的陰部,然後拉下了她紅色的小內褲。

原來她不是天生的無毛啊,陰戶上明顯有颳過的痕跡,整個陰戶向內略凹呈粉紅色,看上去有點像個盆子,兩片陰唇不是很長,看上去小巧可愛,陰唇兩旁有一些橫豎交叉的紋路,深紅色的陰道口向外張開,可以看見裡面凹凸不平的陰道壁。

我張開口咬住了她的陰蒂,好大的陰蒂,我輕輕的吮吸著,一股微微的腥臊氣味直衝我的鼻孔,味道清淡適中,剛好可以讓我的性慾增加,不像校長的陰道味道那麼的強烈,讓我聞到後就立刻想上。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內輕輕的攪動,她的陰道裡十分的細嫩,但是靠前的部位好像很寬敞,我拉出了手指,手指上粘了一點粘粘的液體。

「嗯∼∼∼嗯∼∼∼∼」馬老師輕聲的叫著,我現在也分不清她是被我弄爽的叫聲,還是在迎合我。

我鬆開她的陰蒂,然後握住了陰莖,用龜頭頂在她的陰蒂上上下的摩擦著,她硬起的陰蒂給我的龜頭帶來不小的刺激。

「主任∼∼主任∼∼快快進來吧∼∼」她說著左手抓住我的陰莖,右手分開自己的陰道口,然後將我的陰莖用力的向裡塞。

我藉機用力的一頂,陰莖插進她的陰道中,她的陰道前寬後窄,我開始插著還有點不適應,於是我上下左右的晃著腰,給自己找一個合適的角度,就在我晃動的時候她卻好像很爽一樣,雙手用力的攥著拳頭。

慢慢的我終於找對了位置,然後趴在她的背上,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握住了那令我心馳神往的乳房,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這一插不要緊,差點就射出來,我動一下她的陰道就跟著蠕動好幾下,左右的凹凸不平的陰道壁將我的陰莖緊緊的包圍著,而且還不斷的分泌出清涼的液體,怎麼她的陰道是涼的嗎?

「你……你這裡面怎麼這麼涼啊。」我趴在她的耳邊問,同時親吻著她的脖子。

「涼點好啊∼∼你不上火啊。」她說。

我又親了她一下,然後咬住牙齒用力的抽動起來。

當初我看見她同禿頭主任做的時候主任好像很快就交貨了,我還以為是主任的工夫太差了呢,現在才明白是她太厲害了。但是我也不是好對付的,我收斂心神,眼觀鼻,鼻觀心,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

桌子在我們的作用下不斷的前後搖動著,發出「吱吱!!」的聲音,房間裡充滿了我們陰部發出的味道。

我鬆開她的乳房,然後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她立刻張開口吮吸起我的手指,她的嘴還是那麼的熱。忽然看見了桌上那碗湯,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用含湯的嘴給我口交,我的龜頭也跟著熱起來了,她的陰道內的溫度肯定低於湯的溫度,當然也就低於我龜頭上的溫度了,所以我插起來才這麼的清涼。

我們瘋狂的做了有半個多小時,我是越插越爽,她卻漸漸的露出了疲憊的神態。

「來,換個姿勢。」我說著將她的身體翻過來。

「你的花樣真多啊。」她說著仰面躺在桌子上,雙腿分的很開,我抓住她的腳然後把陰莖插了進去。

我一邊抽插一邊玩弄她的腳趾,大概是長期穿運動鞋的原因,她的腳上有了些味道,我把她的透明絲襪扯了下來,然後親吻著她的腳心。

「啊∼∼∼」當我吮吸她的腳趾的時候她忽然叫了一聲,接著身體用力的挺了起來,臉上,脖子上,還有前胸都泛起了紅暈,略微發黑的乳頭在紅暈的襯托下十分的動人。

我用力的將陰莖頂到盡頭,沒想到她的陰道也開始猛烈的收縮,將我的陰莖緊緊地包圍,而且還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我不自覺的就用力向裡插,一股熱熱的液體淋在我的龜頭上,我此時實在是控製不住了,精液狂射了進去。

「呼∼∼∼」我們同時喘了一口粗氣,然後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緊緊的摟著我,陰道內的波瀾總算停止了。

我才發現我們身上出了好多的汗,我摸著她濕乎乎的乳房。

「主任,我的事情你一定要幫我辦啊。」休息了一會後她終於說出了真正的目的。

「什麼事情啊,說來聽聽。」我問。

「那,能不能提我當體育組的組長呢?」她問。

我從校長那得知,一個教研組的組長也相當於一個主任了,工資會增加,待遇也會增加。

「就這麼簡單啊。」我說。

「嗯,到時候還要看主任您的了。」她說。

「好啊,我要幫你幫成了,怎麼謝我啊。」我摸著她的乳頭說。

「當然少不了你的。」她抓住我的陰莖說。

我這個人還算是守信用,同校長商量後還是提拔馬老師做了體育組的組長,馬老師人也很有信用,送了我一個大禮物,是她房間的鑰匙。

以前那麼討厭學校,現在我是非常喜歡學校了,學到什麼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兩大快樂的源泉。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