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車裡被人操

我本不看色網,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總是騷動不安。可能是因為我男朋友把我帶進了這個色網地帶,我原來是從來都不看這些東西的,是沒有興趣,覺得很無聊。再說我也是個嬌弱女子,性慾不強。

自從上了色網之後,我每天都淫水氾濫,甚至連做夢的時候都在流淫水,我知道我完蛋了,因男友不在身邊,我決定把我的第一次偷情史在色網上暴光。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吧。是在我沒有離婚之前,我老公是一個普通職員,因為他太花心的原故,且我性慾不強,所以他在外邊有很多女人,通常徹夜不歸。開始我很不習慣獨守空房,每每跟他爭吵,但他卻理直氣壯的說:「難道我不是男人!」

他是趁機怪我不滿足他,以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堵住我。我只好認了,後來我也不管他了,我想,他玩累了,自然就會爬回來的。

也不記得是那一年的哪一個秋夜了,我騎著車去街上買東西,在商店門口剛把摩托停好。忽然背後有一個聲音在叫我:「琳,你好!」我轉過身去一看,噢,是他!曾經追求過我的一個男孩,他個子不高,但很結實,剃著個平頭,一雙脈脈含情的眼睛正衝著我微笑。

我暗想,他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有男人味了,心裡不禁有了幾份喜歡。我於是也衝他笑了笑,裝作很平靜的樣子打了聲招呼,沒想到他竟然跟我要電話號碼,我也就給了他。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剛洗了澡,電話就響起來了,是他打來的,當時我老公還沒回家,還不知在哪個女人的懷裡打滾呢!我就跟他聊了起來,他說聽說我的婚姻生活並不美滿,他很替我可惜,惹得我有些傷感起來了,後來他就勸我別傷心了,叫我出來走走,我同意了。

我們約好了地方,他把公司的車開來了,一輛嶄新的3.0。快開到我面前時候,他就把車燈關了讓我上車。一路上他直往山路奔去。

在這之間我們沒說幾句話,因為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了,覺得有些陌生了。

不一會,我們來到一條車輛稀少的山路。右邊是懸崖,左邊是峭壁。公路兩旁長滿了茂密的樹木,偶而會有一輛卡車經過,但不會有人來乾涉我們。

他把車停在邊上,就回過頭來看著我,用一種很深情的眼光。我有些尷尬,就伸手打開了車窗,昂望著天空,今夜星光無數,微風輕拂,我感覺好舒服,就深深了吸了口氣,把眼睛閉了起來,幾秒鐘後,我耳邊響起了一首動人的歌曲,那是《人鬼情未了》!

不知不覺他已經爬到了後車座,把我輕輕的擁在懷裡~~在如此的荒山野路,萬籟寂靜的夜晚,聽著如此銷魂的音樂,我有什麼能力可以抵抗這種誘惑,我醉了,我整個人就像吃了迷魂藥一樣,渾身柔軟無力,他很快就把我的短裙脫了下來,然後很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身體,慢慢的親吻我的每一寸肌膚,嘴裡還喃喃的說著讚美我的話語,訴說著一些對我的思念。

此時我的內褲已不知不覺的濕潤了一大片,渴望被插的慾望漸漸升騰,兩條小腿在輕微的顫抖,腰肢也不安份的輕輕扭動起來,雖然嘴上不說,但身體已明顯的向他發出了要求被插的信號,他於是也把自已的褲子褪了下來,我趕緊低聲的問他:「你帶了嗎?」他溫柔的笑笑,說帶了。我於是又把眼睛閉上,倦縮在車後座的門邊角落,彷彿是被人逼姦的模樣。

靠我這邊的車門是向著懸崖的,現在想起來不禁有點不寒而粟,因為我想如果那時車門沒關好的話,我豈不是要給他操下懸崖去了,那真是太可怕了!

我閉上眼睛,等著他把套子帶好。

很快他就好了,伸出一隻手一下把我的一隻腳拎起來,好像拎一隻小雞一樣,我睜眼一看,他的東西雖然不是很長,但也算是粗壯的那種。還沒等我有所準備,他就身子一挺,迅猛的進入了我的小穴,另一隻手在我的小乳房上使勁的揉捏。

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了一聲,才抽了兩下,他就又把雞巴抽出來。用微微顫抖的手把套子取了下來,扔在一邊。我正要制止,他又一把衝進了我的小陰道,我無奈,只好任其擺布。

在這之前,我做愛從來都不大聲叫床的,都是比較含蓄的咿咿嗯嗯的哼。沒想到現在會不由自主的像妓女一樣大聲呻吟起來。

一開始覺得好緊,好像被一個巨物堵住了下身,他抽動了起來,一下一下,很有節奏的,很有經驗的,每次都用足了力氣直抵花心,而且讓我感到好喜歡的是,他會在抽插的時候伴著一聲聲低沉的呻吟,讓我知道我的小穴是多麼的令他陶醉。

我很喜歡男人做愛的時候也作適當的呻吟,要不只會死命的狂插,像個機器人一樣,多沒勁呀!

我的淫水已經氾濫,透明的液體潤滑著他的陽物,讓它更加肆虐的在我的淫穴中進出自如,此時我已忘了我是淑女,忘了我是良家婦女,忘了作為女人的羞怯,閉上了眼睛盡情的享受偷情的刺激,做愛的舒爽。

怪不得人家說女人的私處是最淫蕩的地方,除了生小孩之外,它天生就是用來給男人操的,讓男人把玩的。如果沒有男人玩弄它,又怎麼體現它的魅力。如果它不是最淫穢的地方,世上的男人又怎麼會為它淫迷?操吧!操吧!只要彼此快樂,我已不再有那麼多的顧慮,只想把握此時的消魂。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他操得有點手腳麻木了,身子一直的往車門靠,我被擠在門邊,動彈不得,在我的哀求下,他做了最後衝刺,動作越來越快,好像狗一樣的飛插,終於一股清泉在我身體噴湧,我發出一聲撕心咧肺的慘叫,逐漸無力的停止了呻吟。

休息的時候,他告訴我,我的淫穴好滑好小,我的皮膚又嫩又白,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我們躺在後座,他一邊撫摸著我的身體,一邊訴說著對我的愛戀,不知不覺中,我又渾身發軟,春心蕩漾,死死抓著他的手,張開嘴巴往他肩膀上用力的咬了一口,他控制不住大叫一聲,我樂得咧開了小嘴,淫蕩的笑了,他見這樣,即時獸性大發。一把把我拎起,讓我面向車後鏡跪在車後座上,讓我像一條小母狗一樣趴在上邊,還用手粗魯的把我的兩條大腿一把分得開開的,此時我的小穴在他面前暴露無遺,淫水猶如決堤的河流奔湧而出,此時竟然希望他能舔上一口,呵呵,我是不是好淫蕩!但他沒有舔,一根粗壯有力的大雞巴又毫不留情的猛塞進了我的下體,我好興奮,這一次不再感到有任何的害羞,放肆的嚎叫起來,好在這是在荒無人煙的山路上,除了我倆,就只有月亮聽見,星星聽見,其他不知名的各種小動物聽見,只怕它們也被搞得春心蕩漾,紛紛行動起來了。呵呵。看來每個人都有其淫蕩的一面,只待有人來挖掘罷了。

由於極度的興奮,我扭動起了我纖瘦的腰肢,伴隨著一聲聲的浪叫,看我如此,他簡直要瘋狂了,一把抓住我的小蠻腰,就使盡吃奶的力氣往我的小穴碰撞,也許是淫水太多了,啪啪直響,直操得我喊爹叫娘,他才終於一洩如注。

回到家時,我老公竟然比我早回來了,由於做賊心虛,突然看見他躺在床上,我冷不丁打了一個冷戰。然後又裝作沒事的樣子躺到床上裝睡去了,好傢夥!他竟然沒問我去哪裡了,也許他今晚也做了虧心事吧!

過了一會,他就向我靠了過來,把我壓在身子底下,我無甚表情,也不作反抗,著著實實的又被他操了一遍。

完事了,我在心裡暗想,好啊,你去操別人的老婆,今天你的老婆也終於被別人操了!想著想著,心裡不由升起一股邪惡的快意。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夢鄉。

我本不看色網,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總是騷動不安。可能是因為我男朋友把我帶進了這個色網地帶,我原來是從來都不看這些東西的,是沒有興趣,覺得很無聊。再說我也是個嬌弱女子,性慾不強。

自從上了色網之後,我每天都淫水氾濫,甚至連做夢的時候都在流淫水,我知道我完蛋了,因男友不在身邊,我決定把我的第一次偷情史在色網上暴光。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吧。是在我沒有離婚之前,我老公是一個普通職員,因為他太花心的原故,且我性慾不強,所以他在外邊有很多女人,通常徹夜不歸。開始我很不習慣獨守空房,每每跟他爭吵,但他卻理直氣壯的說:「難道我不是男人!」

他是趁機怪我不滿足他,以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堵住我。我只好認了,後來我也不管他了,我想,他玩累了,自然就會爬回來的。

也不記得是那一年的哪一個秋夜了,我騎著車去街上買東西,在商店門口剛把摩托停好。忽然背後有一個聲音在叫我:「琳,你好!」我轉過身去一看,噢,是他!曾經追求過我的一個男孩,他個子不高,但很結實,剃著個平頭,一雙脈脈含情的眼睛正衝著我微笑。

我暗想,他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那麼有男人味了,心裡不禁有了幾份喜歡。我於是也衝他笑了笑,裝作很平靜的樣子打了聲招呼,沒想到他竟然跟我要電話號碼,我也就給了他。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剛洗了澡,電話就響起來了,是他打來的,當時我老公還沒回家,還不知在哪個女人的懷裡打滾呢!我就跟他聊了起來,他說聽說我的婚姻生活並不美滿,他很替我可惜,惹得我有些傷感起來了,後來他就勸我別傷心了,叫我出來走走,我同意了。

我們約好了地方,他把公司的車開來了,一輛嶄新的3.0。快開到我面前時候,他就把車燈關了讓我上車。一路上他直往山路奔去。

在這之間我們沒說幾句話,因為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了,覺得有些陌生了。

不一會,我們來到一條車輛稀少的山路。右邊是懸崖,左邊是峭壁。公路兩旁長滿了茂密的樹木,偶而會有一輛卡車經過,但不會有人來乾涉我們。

他把車停在邊上,就回過頭來看著我,用一種很深情的眼光。我有些尷尬,就伸手打開了車窗,昂望著天空,今夜星光無數,微風輕拂,我感覺好舒服,就深深了吸了口氣,把眼睛閉了起來,幾秒鐘後,我耳邊響起了一首動人的歌曲,那是《人鬼情未了》!

不知不覺他已經爬到了後車座,把我輕輕的擁在懷裡~~在如此的荒山野路,萬籟寂靜的夜晚,聽著如此銷魂的音樂,我有什麼能力可以抵抗這種誘惑,我醉了,我整個人就像吃了迷魂藥一樣,渾身柔軟無力,他很快就把我的短裙脫了下來,然後很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身體,慢慢的親吻我的每一寸肌膚,嘴裡還喃喃的說著讚美我的話語,訴說著一些對我的思念。

此時我的內褲已不知不覺的濕潤了一大片,渴望被插的慾望漸漸升騰,兩條小腿在輕微的顫抖,腰肢也不安份的輕輕扭動起來,雖然嘴上不說,但身體已明顯的向他發出了要求被插的信號,他於是也把自已的褲子褪了下來,我趕緊低聲的問他:「你帶了嗎?」他溫柔的笑笑,說帶了。我於是又把眼睛閉上,倦縮在車後座的門邊角落,彷彿是被人逼姦的模樣。

靠我這邊的車門是向著懸崖的,現在想起來不禁有點不寒而粟,因為我想如果那時車門沒關好的話,我豈不是要給他操下懸崖去了,那真是太可怕了!

我閉上眼睛,等著他把套子帶好。

很快他就好了,伸出一隻手一下把我的一隻腳拎起來,好像拎一隻小雞一樣,我睜眼一看,他的東西雖然不是很長,但也算是粗壯的那種。還沒等我有所準備,他就身子一挺,迅猛的進入了我的小穴,另一隻手在我的小乳房上使勁的揉捏。

我情不自禁的大叫了一聲,才抽了兩下,他就又把雞巴抽出來。用微微顫抖的手把套子取了下來,扔在一邊。我正要制止,他又一把衝進了我的小陰道,我無奈,只好任其擺布。

在這之前,我做愛從來都不大聲叫床的,都是比較含蓄的咿咿嗯嗯的哼。沒想到現在會不由自主的像妓女一樣大聲呻吟起來。

一開始覺得好緊,好像被一個巨物堵住了下身,他抽動了起來,一下一下,很有節奏的,很有經驗的,每次都用足了力氣直抵花心,而且讓我感到好喜歡的是,他會在抽插的時候伴著一聲聲低沉的呻吟,讓我知道我的小穴是多麼的令他陶醉。

我很喜歡男人做愛的時候也作適當的呻吟,要不只會死命的狂插,像個機器人一樣,多沒勁呀!

我的淫水已經氾濫,透明的液體潤滑著他的陽物,讓它更加肆虐的在我的淫穴中進出自如,此時我已忘了我是淑女,忘了我是良家婦女,忘了作為女人的羞怯,閉上了眼睛盡情的享受偷情的刺激,做愛的舒爽。

怪不得人家說女人的私處是最淫蕩的地方,除了生小孩之外,它天生就是用來給男人操的,讓男人把玩的。如果沒有男人玩弄它,又怎麼體現它的魅力。如果它不是最淫穢的地方,世上的男人又怎麼會為它淫迷?操吧!操吧!只要彼此快樂,我已不再有那麼多的顧慮,只想把握此時的消魂。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他操得有點手腳麻木了,身子一直的往車門靠,我被擠在門邊,動彈不得,在我的哀求下,他做了最後衝刺,動作越來越快,好像狗一樣的飛插,終於一股清泉在我身體噴湧,我發出一聲撕心咧肺的慘叫,逐漸無力的停止了呻吟。

休息的時候,他告訴我,我的淫穴好滑好小,我的皮膚又嫩又白,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我們躺在後座,他一邊撫摸著我的身體,一邊訴說著對我的愛戀,不知不覺中,我又渾身發軟,春心蕩漾,死死抓著他的手,張開嘴巴往他肩膀上用力的咬了一口,他控制不住大叫一聲,我樂得咧開了小嘴,淫蕩的笑了,他見這樣,即時獸性大發。一把把我拎起,讓我面向車後鏡跪在車後座上,讓我像一條小母狗一樣趴在上邊,還用手粗魯的把我的兩條大腿一把分得開開的,此時我的小穴在他面前暴露無遺,淫水猶如決堤的河流奔湧而出,此時竟然希望他能舔上一口,呵呵,我是不是好淫蕩!但他沒有舔,一根粗壯有力的大雞巴又毫不留情的猛塞進了我的下體,我好興奮,這一次不再感到有任何的害羞,放肆的嚎叫起來,好在這是在荒無人煙的山路上,除了我倆,就只有月亮聽見,星星聽見,其他不知名的各種小動物聽見,只怕它們也被搞得春心蕩漾,紛紛行動起來了。呵呵。看來每個人都有其淫蕩的一面,只待有人來挖掘罷了。

由於極度的興奮,我扭動起了我纖瘦的腰肢,伴隨著一聲聲的浪叫,看我如此,他簡直要瘋狂了,一把抓住我的小蠻腰,就使盡吃奶的力氣往我的小穴碰撞,也許是淫水太多了,啪啪直響,直操得我喊爹叫娘,他才終於一洩如注。

回到家時,我老公竟然比我早回來了,由於做賊心虛,突然看見他躺在床上,我冷不丁打了一個冷戰。然後又裝作沒事的樣子躺到床上裝睡去了,好傢夥!他竟然沒問我去哪裡了,也許他今晚也做了虧心事吧!

過了一會,他就向我靠了過來,把我壓在身子底下,我無甚表情,也不作反抗,著著實實的又被他操了一遍。

完事了,我在心裡暗想,好啊,你去操別人的老婆,今天你的老婆也終於被別人操了!想著想著,心裡不由升起一股邪惡的快意。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夢鄉。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